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醫品太子妃 >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、婆媳撕破臉
    趙熙然沒去太夫人的春堂院,在自己的院子里呆著,太夫人吩咐她不必過來,她也就不去趟這渾水,怎么看這事都不是什么好事,她還是躲的遠一些吧。

    忽聽得有婆子過來稟報,還是邵華安讓人過來的,就吩咐丫環把人領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大少奶奶,您快去看看吧,夫人……夫人快要瘋了!”婆子一進門,就喘著氣道,她從里面奔到外書房,又從外書房奔到里面,早就累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你慢慢說,怎么回事?”趙熙然皺了皺眉頭,問道。

    婆子平了平氣,才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個完整,說宸王妃似乎對夫人說了大小姐的事情,夫人這時候好象瘋了。

    趙熙然驀的站了起來:“宸王妃還在?”

    “宸王妃站了一會就走了!”婆子道。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!”趙熙然雖然不愿意去看蔣氏,這時候也不得不去。

    待到了蔣氏處,卻看到蔣氏已經坐在上面,頭發亂紛紛的,披頭散發的散落下來,眼睛陰冷的看著門口,眸色還算清明,并不象婆子說的那樣瘋狂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母親?”趙熙然小心翼翼的上前,試探著叫了一聲。

    蔣氏臉上扯出一個笑容,很難看,這樣的笑容比哭更難看:“茹兒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大妹妹……是出了事了!”邵宛如既然說了,這事她也瞞不下來,只能順著話頭,道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不跟我說?”蔣氏嘶聲道。

    “怕母親傷心過度,父親讓我們都不要跟您說起,說讓您清清靜靜的在院子里就行。”既然說了,趙熙然也就不隱瞞。

    “邵靖的意思?”蔣氏眸光陰毒的仿佛似一條隱在暗處的蛇,雖然看起來還算平靜,但下一刻,很可能狠狠的盤過來,把別人纏繞至死。

    “父親……怕您傷心。”趙熙然小心翼翼的道,蔣氏的樣子看起來就不正常,頭發散亂,身裳上面還沾著污漬,如果不細看,還以為哪里來的瘋婆子。

    不會是真的瘋了吧?這是趙熙然的第一個想法。

    就算是瘋了,跟自己也沒關系,是邵宛如的事情。這是她的第二個想法。

    眼下她只需要小心翼翼的應付蔣氏就行。

    “你給我去找一個人過來。”蔣氏笑了,笑的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,這種感覺對于趙熙然來說,絕對不是柔婉的。

    仿佛要嗜人而食似的。

    “母親……父親不讓您接觸其他人。”趙熙然拒絕道。

    “趙熙然……你嫁給我兒……是不是別有用心?”蔣氏的眼睛忽然動了動,落在趙熙然的身上。

    趙熙然一慌,忽忙搖頭:“母親,我怎么會別有用心,嫁進來也是兩家議親的意思,當時難道不是母親的意思嗎?”

    “我們的意思?要拖三年嗎?拖了整整三年,到最后還是嫁了進來,是因為想要什么東西嗎?”蔣氏仿佛沒聽到趙熙然的話,目光依舊緊緊的盯著她,盯的趙熙然心頭一陣發憷,眼睛不由自主的轉了開去。

    她一向自詡聰慧,覺得自己巾幗不讓須眉,更不是那些閨中女子能比擬的,眼下卻覺得蔣氏似乎真的知道了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這怎么可能!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覺得我們什么都不知道?華安也什么都不知道。”蔣氏繼續道,她說的很慢,很有幾分一字一字的斟酌的意思在里面,“如果真的什么也不知道,你可查到了什么,或者你的目地達到了沒有?”

    趙熙然心口突突一跳,有種被所有人發現了自己秘密的感覺,臉漲的通紅,一時間又氣又惱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為不會被人知道的,但其實所有人都知道的感覺,又是憋屈又是憤怒,還有一種被背叛的惱怒。

    自己所做的一切,是不是落在所有人的眼中,卻誰也不說,只看自己象個小丑一般的折騰。

    別人若是這樣,還說的過去,邵華安呢?難道他也只是一個人在邊上看自己如此這般行事,卻仿佛什么也不知情似的。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我覺得你弄錯了,我是真心嫁進你們府上的,至于議了三年,是因為這親事父親一直反對,但我想嫁給華安,這事才會拖了三年之久,母親若是覺得我們府上另有其他意思,可以跟華安說,讓他休了我就是!”趙熙然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弄錯了,已經不重要,但你若是不愿意幫我,就算沒事我也會給你整出事情來的。”蔣氏當然不確定趙熙然嫁進來是不是有問題,這么說,還是因為邵靖以前跟她說過的話,眼下拿過來對付趙熙然,“去找人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母親!”趙熙然不得不低頭,眼前蔣氏怎么看怎么不正常,她不敢真的魚死網破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一會沒有讓人過來,我就直接撞死在這里,留下遺書說是你逼死我的!”蔣氏怕趙熙然走了一去不回,威脅道。

    “母親放心!”趙熙然應下,退了出去,待出了院子重重的呼出一口沉悶的氣,對身邊的貼身丫環吩咐了幾句,而后便回去了。

    既便有什么事情,也查不到她的頭上,她是邵華安叫來的,讓自己安撫一下蔣氏,至于蔣氏接下來如何,或者可能發生到的事情,都跟自己無關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邵華安可能知道自己嫁進來另有目地,她的心就火燒火撩的恨……

    邵宛如從蔣氏處離開,就去了外院。

    楚琉宸等在那里,見到她過來,神色溫和的問道:“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算了,她精神不太好!”邵宛如搖了搖頭,低聲道。

    “既便不好,也得找,總是你們興國侯府傳承的東西,不能說沒了就沒了!”楚琉宸挑了挑俊眸,看向邵靖,這話一半是對邵靖說的。

    “宸王放心,待一會兒再讓人去問問,就是可能……不一定會要得出來。”邵靖苦笑道,“蔣氏的為人向來蠻橫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,實在要不出來就算了。”邵宛如倒似沒多看重這所謂的傳家寶似的,語氣溫和的阻止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讓蔣氏弄沒了,總是得到元皓傳承下去的。”邵靖搖了搖頭,滿面的愧疚,“這事急不得,還望宸王妃寬待幾日,等我慢慢的做通蔣氏的工作,免得她做出什么極端的事情來,茹兒不在了,蔣氏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邵靖說到這里眼眶紅了起來,似乎是一位真心疼愛女兒的慈父。

    只不過這樣的悲傷表情落在邵宛如眼中,只覺得濃濃的嘲諷,邵靖可真是會做戲。

    果然是什么樣的父母就生下什么樣的子女,看看邵靖的這番做態,就能讓人想到邵顏茹的。

    “二叔,真的不必催,這事急不來的,我也不會急著討要!”邵宛如態度平和的道,仿佛方才去看蔣氏的事情,就如同只是去看一個普通的人一般,而不是一直陷害著她的蔣氏。

    不急不燥,沒有半點恨惱之意,平和的很。

    邵靖心里詫異,不明白邵宛如怎么可能這么平靜。

    蔣氏和邵宛如之間的恩怨,他一直很清楚,如果是他,看到之前陷害自己的仇人在面前,早就眼紅了,又怎么會這么平靜。

    心頭不安起來,邵宛如平靜的態度和他想象的太過不同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回府去?”楚琉宸向邵宛如提議道。

    “先不回去了,再陪二叔坐一會吧,蔣氏現在這個樣子,二叔心里也不好受。”邵宛如柔聲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好,今天本王正巧沒什么事情!”楚琉宸點頭,目光轉向掛在墻上的一幅畫,身子往椅背上一靠:“興國侯,這幅畫是真跡嗎?”

    不是現在的畫法,看著就有些陳舊,但筆力、意境都是極品。

    “宸王殿下過獎了,這……不是什么真品,就是一副贗品,讓殿下笑話了。”邵靖滿臉通紅的道,羞愧不已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不是真跡,你讓人查過沒有?”楚琉宸似乎來了興致,好奇起來,“既然不是真跡,又為何掛在這里,難不成堂堂興國侯府,連副真跡都掛不起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殿下有所不知,這幅畫雖然不是真跡,卻也是仿的最好的一幅,平日里看著也喜歡,在沒找到真跡之前,這一幅也是難得之作,就讓人掛了出來,這里基本上不會客,就掛著自己看看,也是無礙的。”

    邵靖紅著臉解釋道。

    這一處書房在邵靖的院子里,方才邵靖一路過來把楚琉宸帶了過來,原本覺得他不會坐許久的,沒想到邵宛如特意留了楚琉宸,倒是讓楚琉宸看到了這副贗品,臉上很是不自在。

    見他這么不自在,楚琉宸也就不再問畫的事情,反而對于書房時的其他用品上了心,時不時的問問書房里的一些小的布置,邵靖和他一問一答,倒也不無聊。

    邵宛如坐在書房的窗口,看向后窗處,眸色微微抽了一下,長長的眼眸看向院里的一個婆子,一個上了年紀的婆子。

    這個婆子引起了她的注意,雖然只是隨意的撇了撇,卻看出這個婆子和其他院子里的下人不同……

    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世界杯投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