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玄斗九天 > 書院崛起 第七十九章 勝負無所謂
    過了幾日,城內謠傳,十天之后,百草園羅藥主要與居墉城莊城主比試!整個城池,方圓百里炸了鍋,這可是圣人打架!雖然只是圣人一階,但那也都是圣人境強者啊!對于普通老百姓來說,無異于神仙打架。

    謠言來自城主府,聽聞是羅藥主主動上門,意思是他晉升圣境已久,不知自己現在什么修為,想和城主友好的切磋一二,留情不留手,當然各種謙遜之詞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雖是謠言,但謠言有時候往往是真的,畢竟無風不起浪。

    城主府內,莊鴻禎略帶憂慮道“羅沛這廝什么意思?難道發現了我們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副城主蔡雍道“我們與血魔教的事只有你我知道,即便是左右護法董磊和蔡雍我們也沒有告訴!”

    “那他為什么偏偏這個時候來挑事兒?我們二人馬上要去血魔教學習他們的道法神通,這事兒他們應該不可能知道,難道是起疑了?”

    如果羅沛在這里聽到這些話一定大吃一驚!毒宗和劍宗密盟,與此同時,血魔教和風刀教也已經形成了秘密聯盟,也已經開始了相互學習對方的功法神通!甚至比他們還要早!相比于毒宗和劍宗,他們更害怕暴露,因為他們和帝國還有扯不清的關系,如果暴露的太早,可能會被其他宗派聯手剿滅!

    蔡雍思索了一會兒,皺眉道“大概是因為我們最近一段時間太低調了,之前我們會時不時的找百草園的問題,雖然羅沛破境入圣了,但我們最近也過于低調,根本沒有理會他們,所以他們有些膨脹。”

    “那這次比試,是輸了好還是贏了好?”莊鴻禎問道。

    蔡雍又低頭沉思一段時間后,沉思道“勝負不論,都可以,如果贏了,他們便不敢再挑釁,如果輸了,他們反而會對城主府謙讓,要不然便落人口舌,有造反之嫌,我們可不是狼牙山,爭斗不波及圣人,這是眾多教派之間的底線。”

    “恩,那就見菜吃飯吧。”莊鴻禎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輸了無所謂,但一定不能暴露血魔教功法!”蔡雍又囑咐道。

    “這我明白。”莊鴻禎道。

    如果塵蕭在這里,也會大吃一驚,因為蔡雍的想法和他的想法幾乎一模一樣!

    于是,雙方以切磋為由,本著勝負無所謂的心態,開始了一場看似沒有絲毫意義的比試。

    十天之后,在居墉城郊外,兩座山峰上分別站著羅沛和莊鴻禎兩人。而山峰之下聚集了數千弟子。

    “莊城主風度翩翩,風采不減當年啊!”羅沛笑著恭維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說來慚愧,這么多年了都沒什么精進,還是羅藥主年輕有為,不到五十年便已經破境入圣,可喜可賀呀!”莊鴻禎笑道。

    “莊城主太過于謙虛了,誰不知道您耍的一口大刀天下無雙,天刀入世,這一招我看過一次便眾生難忘,感嘆于城主的大氣磅礴。”羅沛近乎奉承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羅藥主謬贊了,這毒宗藥道天下無雙,毒道更是獨一無二,羅藥主焚城決淫浸多年,入圣以后又得到九幽血魔功,道法神通和實力修為日漸深厚,我所不能及啊!”莊鴻禎大笑道。

    山下的人聽到他們二人的聲音,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!百草園和城主府眾人,誰不知道羅藥主和莊城主平日針尖對麥芒,都是針鋒相對的,今日這是怎么了!?

    事出反常必有妖!肯定有故事!但誰都不敢輕易揣測。

    有點太過了吧,塵蕭和蔡雍心里同時這么想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,那我今日便用焚城決中的驚霓千刃領教莊城主的神通。”羅沛笑道。

    驚霓千刃是毒宗弟子常見的神通,莊鴻禎一聽,正色道“羅藥主這一招我見過,端的是厲害無比,那我便用我風刀教的風起云涌來領教。”

    山下的弟子都愣了,心想這是什么情況?兩人都使用爛大街的招式?這就是所謂的高手過招!?

    塵蕭更是一臉不屑,心道自從我學了龍飛九劍,驚霓千刃便很少再用,這招太不靈活了,過于僵硬。

    蔡雍心里也是無語,風起云涌是風刀教功法秘籍《天刃決》的起手式,大多數弟子都會,算是入門級的招式。

    驚霓千刃殺進風起云涌的領域范圍,沒有持續便消失不見,羅沛見狀高聲道“莊城主好神通!”

    “羅藥主的這一招簡直出神入化,我差點沒有防住,接下來,我用天心刀法,羅藥主小心了!”莊鴻禎朗聲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便用霸明指來領教!”羅沛肅然道。

    二人的神通稍微碰撞,便又分開。

    莊鴻禎大喊道“羅藥主這一指氣吞山河!不愧是霸明指!”

    羅沛見狀亦朗聲道“莊城主的天心刀法天下無雙!在下佩服至極!”

    一旁的塵蕭等人實在看不下去了!童無雙無趣道“本以為能見到圣人之戰,沒想到這二人的神通連我的都不如!簡直是給圣人丟臉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我真的都看不下去了!”亦歌在一旁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兩個白癡。”孤月亦給出了她的評價。

    塵蕭無奈聳聳肩,道“我是說了,不論勝負都可以,但這樣做戲真的好么?”

    山峰之上,二人你一言我一語不亦樂乎,功法神通也是淺茶輒止,絲毫沒有要真正動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羅藥主雖是后學末進,但天賦斐然,莊某自愧不如,這次比試便是我輸了。”莊鴻禎道。

    “莊城主莫要折煞于我,鄙人才疏學淺,城主的刀法才是天下無雙,這次比試明明我占下風。”羅沛道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二人還沒開始正式較量便已經開始各自推脫對方為勝者!這對于平日里針鋒相對的兩個教派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!

    兩人你推我往,誰都不讓誰,最后莊鴻禎實在忍不住了,便道“羅藥主,不如這樣,我們便是平手吧,畢竟我們兩派世代交好,功法神通的高低又如何是我們二人所能決定的?”

    “這樣也好,那便平手吧,莊城主說的是,我們兩派數百年的友誼,誰又在乎勝負呢?我覺得以后不能讓教派的弟子隨便打鬧,不能毀了我們的友誼啊!”羅沛高聲道。

    “羅藥主所言極是!”莊鴻禎道,又對著山下眾多風刀教弟子道“從今以后,我們居墉城城主府和百草園合作共贏,不得私斗,如有違抗,立斬不從!”

    羅沛也轉身對百草園眾弟子道“我們毒宗和風刀教世代交好,以后要多多相互學習,要是誰膽敢破壞我們的友誼,斬立決!”

    說完,二人攜手御風而去。

    “呸!”童無雙吐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今天又長見識了。”亦歌嘆息道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這樣的舅舅”塵蕭無奈道。

    兩派弟子到現在都沒反應過來最后發生了什么,凌亂在風中......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世界杯投注网